主页 » 杂文时评 » 李普杂文(五则)【李普】

李普杂文(五则)【李普】

2011-10-18添加留言

秀才与兵
  
  一位女共产党员在“文革”中被立案审查,因为她父亲是国民党的大官,她必是打到共产党里来当特务的。专案租里一位农民出身的老工人很严肃地问她:“我们参加革命是因为肚子饿。顶多是个死,跟饿死差不多。你是个大小姐,不愁吃穿,还上了大学,到共产党犟来干什么?”她回答:“人不是光吃饭,还有理想。”对方沉思似地。一再摇头,连声说:“不对,不对,完全是狡辩!”这就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讲不清”。没有一定的文化水平,是想不到还有什么“理想”的,纵或有点扎理想,也是高不到哪里去的。说“兵”,意思是有枪,有枪就有权。没多少文化又有无限制的权,那就更加非胡闹腾不可了。如果说1958年全民打麻雀不是一例,请给我讲讲看。
  
  一段对话
  
  吾友张翅翔在他的《西山漫忆》中,写到他弟弟。他弟弟属于地富反坏右中的右,每逢重大节日或其他某些时候,公社就要把这五类人关起来。1972年有一次关了他两个多月,释放的时候,命他通知家属交21元来领人。他知道家里困难,拿不出钱来,便打算在牢里熬下去算了,反正捉放无常,说不定哪一天还得抓回来。公社政法部门见他过了两天还不交款走人,一位部长把他叫去问话。
  “政府放你,为何赖着不走?想把牢底坐穿?”
  “我是想走,只因交不出21块钱。”
  
  “你对交钱走人有什么看法?谈谈!”
   (迟疑片刻)“交看守费、灯油费,我还没想通。是你们抓我来的,又不是我要借这里落脚。”
   (声调提高八度)“你这家伙真不老实!我们枪毙犯人还要家属交子弹费哩,难道是犯人要我们毙了他!我们按毛主席教导办事,绝对正确。你听着:‘凡是敌人反对的,我们就要拥护;凡是敌人拥护的,我们就要反对。’你反对我们收费,说明我们做对了。”
  
  皇帝的诗
  
  唐朝的21个皇帝中,有6个能作诗。流行最广的选集《唐诗三百首》选了唐玄宗李隆基一首,摆在《卷五·五言律诗》的最前面,似乎有尊崇之意。
  但是没有选其他皇帝的,没有对皇帝破格优待。看来还是以诗论诗,并非全是政治标准第
  还有《唐诗别裁集》,也是很有名的一个选本,容量为前者的 6倍。选了李隆基五律二首、五言长律五首,李昂五绝一首,分别注明玄宗皇帝、文宗皇帝,其他皇帝的作品都没有入选。虽然在评语中往往把思想内容附会到封建道德上去,但是也选了妓女的诗。有一首署名“武昌妓”,看来她在妓女那一行里也没有名气。不管所选是否适当,诗坛有诗坛的标准,与社会地位无关,这点很明显。其他4个皇帝——包括鼎鼎大名的唐太宗李世民在内,在诗坛上可就连跟那位无名妓女平起平坐的资格都没有。
  这两位选家都是清朝乾隆年间的人,可见“打锣卖糖,各有一行”,自古已然。
  
  一个“?”号
  
  陶铸冤死以后,他的夫人曾志在《陶铸在最后的岁月里》一文中说:“陶铸调来北京,确实是小平同志提名,并得到主席首肯的。我们是从小字报上才得知这件事的。小字报上登了主席的一段讲话,大意是陶铸这个人,是邓小平介绍给中央的,我(毛)说陶铸不老实,他(邓)说还可以。我(曾)不相信主席会说陶铸不老实,是否是将‘不老成’误为‘不老实’?于是写了封信给主席。主席阅后用铅笔在不老实三个字的下面画了一横杠,并打上了一个‘?’号。这封信后来退还给了我。”
  毛老人家似乎有一种癖好,有时候故意含糊其词,叫人高深莫测。嗟乎,这不是君王南面之术吗?
  
  两种个人迷信
  
  把一切好事、功劳归于个人,是个人迷信;把一切坏事、错误归于个人,也是个人迷信。这是“迷信个人轻视制度”。“我们若不从制度上寻出缺点,得出教训,只是闭起眼睛反对斯大林,将永远没有觉悟。一个斯大林倒了,会有无数斯大林在俄国及别国产生出来。”这是陈独秀 1940年说,的。整整四十年之后, 1980年,邓小平也强调组织制度、工作制度的重要性,他说:“这些方面的制度好可以使坏人无法任意横行,制度不好可以使好人无法充分做好事,甚至会走向反面。即使像毛泽东同志这样伟大的人物,也受到一些不好制度的严重影响,以至对党对国家对他个人都造成了很大的不幸。”“斯大林严重破坏社会主义法制,毛泽东同志就说过,这样的事件在英、法、美这样的西方国家不可能发生。他虽然认识到这一点,但是由于没有在实际上解决领导制度问题以及其他一些原因,仍然导致了‘文化大革命’的十年浩劫。”邓小平说这些话距今22年了。我们可以套用他自己那句话:“他虽然认识到这一点,但是没有在实际上解决……。”最后那半句太可怕,千万不要再导致一场“十年浩劫”了罢!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