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杂文时评 » 林冲杀人之后【林岗】

林冲杀人之后【林岗】

2011-10-18添加留言

林冲“逼上梁山”的故事大家耳熟能详,它在中文的语境里甚至已经成语化,意指因压迫而走上反抗道路,也就是造反有理的最好证明。上梁山总是被逼,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这被认为是天经地义的。但如果我们仅仅抱着这种眼光看林冲上梁山的故事,那就不如施耐庵对人性见解的深刻了。施耐庵的笔触是细腻而微妙的,他对林冲被逼至生命绝境之后的一系列反抗举动的描写,包含了对人性深刻的洞见,值得在此处发微光大。
  暴力通常不会没有原因,这原因之中也有正当的,因而暴力也有它存在的理由,但暴力也是一条不归路。一旦踏上,人性美好的一面便退而隐匿,兽性即可能大行其道。通常以反抗的正当性为名号的暴力行为的背后,便充满了横蛮和残忍。林冲绰号“豹子头”,手刃仇人之前,我们看不到他身上的“豹性”,其实林冲不是没有“豹性”,而是隐而未发。手刃仇人是一个契机,让他身上的“豹性”喷冲而出,踏上以暴力处世的不归之路。
  话说林冲杀了陆谦一干人,草料场火光冲天,英雄已是没有退路。漫天大雪下,“林冲投东去了两个更次”,“两个更次”即相当于四个小时。林冲又饿又累,好不容易望见一个“小庄家”内有人烤火,他便进去,而众人也应允让他烤火暖身。但林冲随即提出另一个要求:将身边携带的碎银子换些酒吃。庄客不允,理由是寒冷天时,众人正待些微酒水以御寒,不够分与林冲。平心而论,庄客并无不妥,虽说周济他人困厄,但亦当量力而行。林冲执意要换,三言两语便说得双方不高兴了。林冲首先挑衅,“把手中枪,看着块焰焰着的火柴头,望老庄家脸上只一挑,又把枪去火炉里只一搅,那老庄家的胡须焰焰地烧着。”结果乱成一团,林冲虽然武艺高强,最后还是被众庄客拿住。林冲的挑衅实在毫无理性,而且德行有亏。身处弱势而寻衅强者,这是不明智的。林冲得寸进尺,这是小人之心;而恩将仇报,这也不是江湖好汉应有的所作所为。此时的林冲与先前的林冲已经大不一样了,他走上了以暴力求生的路。在他的世界里,从此抹去了善恶和是非,而只有胜负。他要做一个胜者,而暴力是他唯一的凭借。这个故事或许使我们对不幸有更深的认识:不幸者是值得同情的,但不幸者也因此契机将人性中的暴戾、横蛮和残忍发泄出来,从而带给这个世界更深的道德灾难。
  【钧天荐自《晶报》2007年11月7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