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俗世生活 » 永远的老兵【刘超英】

永远的老兵【刘超英】

2011-10-24添加留言

我一生最难忘的日子,2011年1月14日,我亲爱的爸爸刘华清永远地离开了我们!在住了9个月医院之后,他走完了95年无私奉献的光辉人生,结束了82年戎马生涯。在遗体火化后几天,妈妈按照爸爸的遗愿,将10万块钱,交了他最后一次党费。

  爸爸走了,他没有给我们留下物质财富,而我们,也更看重爸爸留下的巨大精神财富。

  活到老,学到老

  走进爸爸的书房,两边书柜放满了他喜欢读的书,沙发、立灯、眼镜、放大镜依然在原来的位置上。看到这一切,我眼前就会再现爸爸看书的样子。他一有空儿就看书,看书是一大爱好。“文革”被整期间,对他来说倒成了看书的大好时光。洗手间里也堆着书和舰船资料,连如厕的时间他也不肯浪费。爸爸退休后,依然看书,中午、晚上睡觉前都要看好一会儿书,90岁之后,视力差了,他拿着放大镜看,直到住医院前夕。爸爸博学,知识面广,思想有远见,对高科技敏感,理解力、吸纳力强,与他几十年学而不倦、如饥似渴地读书是分不开的。他真正做到了活到老,学到老。

  在我的记忆中,爸爸始终在工作。除了睡觉,就连吃饭都在谈论工作。他也很有工作办法,用现在的话说,他是那种想干事,会干事,能干成事的人。

  军装和3枚勋章

  爸爸13岁参加革命,穿了一辈子军装。军装伴随他走过雪山草地、走过枪林弹雨的战场,一穿就是82年。他热爱军装。每逢节日有人来看他,他总是对人翘起拇指说:我是一个老兵!兵!兵!兵!

  爸爸曾获得若干奖章、勋章,但他最钟爱的是八一勋章、独立自由勋章、解放勋章。这3枚闪光的勋章,不仅代表着他自己的光荣,更代表着那些被雪山掩埋、被沼泽吞噬的红四方面军的战友的光荣;代表着在抗日烽火中浴血奋战的英烈们的光荣;代表着解放战争打先锋、打阻击战牺牲的战友们的光荣……他也是成千上万个红军出一个将军的红安县、大悟县的一位代表。按照军队条例,重大节日活动必须身着军装,这是国家的尊严、军人的尊严,老战士的荣誉。1999年,新中国成立50周年大庆,他穿上军装、戴上勋章登上天安门,九死一生的他,代表无数先烈们阅兵。

  忠厚传家

  爸爸曾经题词:“忠厚传家。”这是他树立的家风,要求我们老老实实做人,努力学习,扎实工作。爸爸一生朴素、廉洁、自律,也要求我们严以律己,宽以待人。

  他当海军司令时,因为他使用一个“文革”中站在他对立面的干部,我对他说:“爸爸,你总是这么宽厚对他,你还会吃他亏的。”又说:“我赞同毛主席的话:‘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爸爸听了笑笑:“内部问题不同,人犯你,你也不用犯人呢,老实人最终不吃亏的!”

  爸爸做人一贯老实、忠诚。记得“文革”后,大批老干部平反,二炮政委陈鹤桥叔叔来看他时,说:“我这条命是你爸给的。”当年红军里搞“肃反”,差点把陈叔叔当反革命杀掉,爸爸在关键时刻站出来证明:“我们一起参加革命的,从那天起就是坚定的革命者,从没有动摇过。”爸爸不怕受连累,宁愿得罪当时的领导,不要“升迁”的机会,也要说真话保护战友。

  1977年,看到学校里许多同学当兵去了,我也心动,爸爸说:“学习知识是重要的,把高中读完再考虑当兵吧。”高中毕业那年(1978年),全国已恢复高考,我考上了大学,但学什么专业一点概念也没有。爸爸说:“今后是计算机的时代,你就学这个吧!”于是我在国防科技大学计算机软件专业学习了4年。爸爸为我选了这么好的专业,我很佩服他当年的眼光。

  毕业后,我一直努力工作,因为成绩突出,获奖晋级,曾当选过本系统的三八红旗手,领导的部门被评为先进单位。到12年后的1994年,我已是航天系统的一名局级干部。在小有得意的时候,爸爸送我一幅题词:“戒骄戒躁。”他时刻敲打我们要谦虚谨慎。在今后的岁月里,我不会忘记爸爸的教诲,会时刻以他的话提醒自己。

  爸爸一生简朴,自觉自律。我们从来不敢提特殊的要求,知道提了他也不会办,反会被他批评。但对家乡来找他办事:老区办烟厂,解决水、电、交通等问题。他说:“大别山革命老区为革命胜利作出了贡献,那儿没有路,谈何发展。”办“希望学校”他支持,亲笔题词,并拿出3万块钱捐助。

  毕生心血的凝聚

  2009年,60周年国庆,胡锦涛主席阅兵,爸爸又一次登上天安门城楼,那也是他最后一次公开露面。阅兵式上,百十辆卡车载着陆军、海军、空军、二炮等的先进装备接受检阅,地地导弹、地空导弹、巡航导弹、坦克方队、装甲车方队、武装直升机、歼击机、加油机……可以说,每一项爸爸都倾注过大量心血,他主管国防工业三十多年,呕心沥血,竭力推进我国国防力量和军事武器装备的现代化。从1964年任国防科工委副主任、给聂荣臻元帅当助手开始,到负责几大军工部委,以后任副总长、海军司令、军委副秘书长、军委副主席,一直到1997年退休,整整33年中,他致力于我军武器装备的发展,他的足迹遍布全国军工系统生产、科研的每一个角落。

  我有幸两次跟他出行。第一次是1979年,我上大学放暑假期间,跟着爸爸去看导弹试验,那天天气不好,刮着黄沙,很多个小时我看着他们在大风中研究问题。在看不到边际的沙漠中,我觉得时间如此漫长……

  第二次是1995年,我从在香港的工作单位赶到上海江南造船厂,参加了第二代首艘导弹驱逐舰交付仪式(配舰载机、最新型导弹系统),场面非常隆重。这是当时国防工业的一件喜事,是海军舰艇上台阶的一件了不起的大事。在现场,爸爸一直表现得非常兴奋、激动,他慷慨激昂地说:“这舰太好了!这是第一艘,但是要形成强大的战斗力,今后海军还要有20艘、30艘……”我明白,他兴奋的是多年心血没有白费,又向实现他强大海军的目标靠近了一步。

  我们常打比方说,爸爸的大儿子是核潜艇,二儿子是驱逐舰、护卫舰,三儿子是飞机、坦克,我们子女排在后面。

  与大海、海军一生结缘

  看着阅兵式上展示的武器装备,许多人会想到航空母舰,这正是爸爸最后的遗憾。他从上世纪70年代起,就一直力主中国要有自己的航母!为了维护国家的海洋权益,一定要有航母,最终解决海上防控。为了实现毛主席等老一辈革命家建设强大海军的理想,也一定要有以航母为主力的舰群。

  爸爸去世后,国内外报刊和网上出现了许多文章和帖子,称他为中国“航母之父”、“现代海军之父”,这反映了全国各界希望建造航母的愿望,也是对他辛劳一生的告慰。爸爸是他那一辈里最早提出造航母并作论证的人。

  早在1970年“文革”期间,挨整的爸爸被下放到海军,在造船工业领导小组办公室工作,就组织过航母的专题论证。1980年5月,爸爸代表中国人民解放军首次登上了美国“小鹰”号航母,深有感触。爸爸认为,正是航母的出现,把海战模式从平面推向了立体,成为超视距战斗。1982年,他当上海军司令,更加关注南海问题,更加积极地推动此事。

  1984年初,在第一届海军装备技术工作会上;1986年,在听取海军装备部领导汇报时;1986年11月,在海军发展战略研讨会上;1987年1月,在海军装备技术会议上;1987年3月,在向总部机关作汇报时……他一次次提起航母。经过一次次论证,大家增加了对航母的认识,加快了航母的预研进程,打下了自己造航母的基础……但遗憾的是,他无法看到中国航母下水了。

  如今,我们的海军已经大步迈进了强大之列,这与爸爸46年的辛劳息息相关。他从1951年任大连海校副政委兼副校长(萧劲光任校长兼政委)开始,与海军、大海结下了一生的缘分。1954-1958年,他在苏联海军指挥学院学习,1964年任国防科工委副主任,1970年任造船工业领导小组组长,1982年任海军司令,一直到他1997年从军委副主席任上退出领导岗位,整整奋斗了46年。

  建起永久性的“高脚屋”

  第一次听到“高脚屋”,是爸爸说的。我很好奇,爸爸解释,在南沙岛礁上,怕涨潮而把屋子建在如长脚一样的水泥支柱上,所以叫“高脚屋”。他主张:在南沙群岛能驻防的岛、礁、沙、滩上,要全部建筑永久性的“高脚屋”,宣示我国的领土主权和军事存在。

  1974年初的西沙海战,爸爸(当时是海军副参谋长)在海军司令部作战指挥的第一线,几夜没回家。西沙海战我们取得了胜利,夺回了被侵占的一些岛屿。

  海战后,他3次带队去西沙考察。第一次考察后,爸爸马上提出西沙、南沙设防的报告,由海军护防。三赴西沙后,在西沙永兴岛建机场和研制空中加油机是他决意要干的两件大事。

  1982年他当上海军司令后,全力推进完成这两件工作。由于南沙距大陆1000多公里,作战飞机长途飞到那儿后,油已剩下不多,形成不了战斗力。因此,他提出研制空中加油机。这项工程解决了远程作战问题,结束了国产飞机不能空中加油的历史。而在西沙永兴岛建机场,使我空战能力向南推进了几百公里,对防护西沙和支援南沙作战,更无论从政治上、军事上还是经济上讲,都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爸爸说,他在西沙群岛调研期间,就思考如何尽快收复南沙被占岛礁的问题。(1974年西沙海战夺回了西沙永乐群岛,但南沙还被越南占着。)南沙群岛同西沙群岛一样,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领土。

  1987年3月(爸爸任海军司令的最后一年),联合国“海委会”的年度会议要求国家海洋局(当时归海军代管)在中国领土主权范围内建5个海洋观测站,其中4个站(西沙海域1个、大陆沿海3个)已经建成,需新建南沙海域1个站。爸爸敏锐地抓住这个扭转南沙局面的千载难逢的机会,进驻南沙开展建站工作。1988年,发生了南沙海战,爸爸当时刚任军委副秘书长,南沙局势一直在他关注之下。爸爸曾下令,“只要对方先开第一枪,就坚决歼灭他!”事实正像他所料,对方向我海军战士杨志亮开了第一枪……海战前前后后,爸爸一直与海军张连忠司令员电话连线。爸爸主张,能上的岛、礁、沙、滩都要上,没有人的礁也要上,不能仅仅满足刚夺回来的6个岛、礁。他认为占得越多,就能为中国今后解决南沙问题增加越多的砝码!遗憾的是我们最终只夺回了6个岛礁,但就是这几个岛礁,使我国在南沙有了立足之地,意义太大了。

  亲人的眷恋

  2010年4月,爸爸感冒住进医院,5天后开始发烧,病情逐日加重,直到去世,整整9个月。医院尽了全力,但他一个病发展到两个病……最终抵抗力不支。我几乎每天都去医院,看他病重,不敢表现出心情难过,而他也总是很有信心的样子,仍是那么慈祥。他是以多么大的毅力忍受着疾病的折磨啊,对他的坚强,我肃然起敬。

  到最后一刻,我都守在爸爸身边,多么想大声哭,大声呼唤他,但没有这么做。爸爸为国家、为民族、为我们做得太多了……对他老人家最大的孝心,就是此刻不要打乱他去天堂的脚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