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自然物语 » 那场雨 【艾青】

那场雨 【艾青】

2011-10-24添加留言

       

      醉夜,月羞,星朦,雨沥沥。如心梳,慢慢理着零乱的思绪;似机抒,巧手织就着心中的虹。微风中,串串雨滴和着春的节拍,翩翩起舞;灯光下,那美丽的霓裳,浮若蝶衣,轻盈的,闪闪的,映入眼帘,映在心中。窗前,我挽着妻,妻依着我。人在心中,心在醉中,醉在雨中。

  十五年前,夏季的一个雨天,我与妻相遇。当时,她低着头,秀发上的雨滴汇成串串珍珠,与闪动的眼神相辉映,绽放的笑脸又微微泛着红云,就如她的小名——“红”。

  后来的几次相见,天意使然,也是在雨幕中。静溢、温馨、惬意。伞下,是心灵栖息的家园;廊前,春燕静静地守候着爱的港湾;池塘里,鱼儿在绽放的醉莲中漫游嬉戏。风儿吻着醉了的脸,雨儿润着醉了的心。那是温情的雨,是浓情的雨,是豪情的雨。在雨中,我们立下誓言,此生风雨沥志,风雨与共,风雨同舟,风雨相牵!

  相伴风雨中,我们度过难忘的甜蜜季节。最爱风雨中,我们携手步入婚姻的殿堂——租住亲戚家土坯房的西屋是我们的新房。那时,我家里很穷,妻家境比我条件好,但她不在意这些,她只有一句质朴的话:“人好就行。”因为租房而居,租期不定,我与妻搬了十六次家,且都是平房。冬天烧煤掏灰,夏天遇雨顺水。妻是个要强的人,什么困难都会想办法克服。妻所在企业全员下岗时,也是我们生活最困难的时期。她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曾忍痛卖掉作为嫁妆的戒指、项链和耳环。临到预产期了,她还支撑着笨重的身体,坚持工作——那是一处化妆品的摊位。为了生活,经营这个小买卖,可谓风雨不误。至今,还记得暴风雪中怀有身孕的她,拖着疲惫的冻颤的身体,回到家中打不开门锁的那一刻。为了不耽误经营,孩子刚出生40天,就寄放在亲属家代为看护。她卖化妆品,但她本人从来舍不得用好的。她勤俭持家,小日子过得虽然清苦,但也充满温馨,倍感充实和幸福。特别是对待我的父母,跟对待亲生父母一样。很长一段时间,我的父母身体不好。她每天收摊后,都要把他们换下的衣服拿到家中清洗,并为他们做完晚饭,再回家喂孩子。那年冬天,孩子一连几天感冒不见好转,晚上总是哭闹。妻一连几夜未合眼。第二天,还要正常到市场经营自己的摊位。

  妻知我、懂我、疼我。风雨中,妻陪伴我,体贴我;艰难中,妻支持我,鼓励我。在妻鼓励和陪伴下,我从企业走到机关,从县城走到省城。还记得,我刚调转到长春时,妻念我,每次通电话时,妻都是泪雨莹莹。我心中那种不舍的滋味也是难以言表。我到长春三个月后,家搬过来了。妻知我的工资收入实难以维家,自己便出外赚钱。她做过接话员、推销员、售货员,还做过临时演员,也做过直销,做过小本生意,还学过司仪、酒店管理等。现在,她凭着自己不怕风雨的闯劲,已在多家企业工作过,也积累了一定的工作经验。如今,通过竞聘,她已成为一家民营企业的经理。

  妻的心很细腻,照顾我无微不至;妻的心很大度,以宽容的心对待我、对待别人、对待工作。我的感觉是,妻坦然面对一切。我有什么解不开的事,也愿意跟妻说。但妻有什么事,总愿意自己承担。家刚搬到长春时,因不小心,我三个月工资在公交车上丢失了。第二天,我发觉时,已是不知所措。当抱着幻想问妻时,妻说:“钱没丢,从你衣兜滑落到妻衣柜了!”我信以为真,带着万幸的心情投入到工作中。一直到前几天,妻才告诉我真相:钱真丢了,当时怕我难过,影响我的工作。

  也是为了不影响我的工作,迁新居时,妻辞了当时她那份不允许请假的工作,自己购买材料装修房屋。在这个过程中,我一天假也没请,全是妻一个人承担。

  我努力地工作着,工作之余做着自己愿意做的事——建博客、写东西。在妻的支持下,我的小作《心我·心语集》第一部《人生五界》正式出版,经妻建议,拿出300册捐给了农村贫困大学生。第二部《人生五季》即将终稿。妻提议:写作是业余爱好,不要因此影响正常工作,当你告老还乡时再研究出版事宜吧!

  写东西时,由于自己投入精力太深,甚至远离了“吃饭”和“睡觉”这两个人生最重要的朋友,更至于淡漠了妻的存在。但每每这时,妻总是在一旁默默地关照着、承受着,把食物、茶水和毛巾放在我面前。见我实在累了,但怎么劝我休息我都视而不见、听而不闻时,就悄然来到我的身后,为我按按肩,揉揉背,并心疼地唠叨两句:“爱呀,瞧你这小身板,都前胸贴后腔了,还在电脑前没日没夜地撑着呢,休息吧……”

  天快亮了,雨还在下。妻望着窗外,望着……可能她的心里在默默地流着泪,可能她的心里在看着风、品着雨,可

  能她的心里在回味着风雨,回味着夫妻走过的风雨,抬起头来,看到的可能前面还要面对的风雨……

  天亮了,外面的雨停了。妻依在我的肩头睡了,唇角带着微笑,脸颊滑下几颗晶莹的雨滴。

 尽管带着丝丝凉意,但入心、入神,荡涤了或许曾经的迷离,理清了或许曾经的飘绪。细雨如织,织就着春天的梦,织就着美丽的风景,织就着风雨中的彩虹……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