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俗世生活 » 轻轻走过李渔坝【周二中 】

轻轻走过李渔坝【周二中 】

2011-11-22添加留言

         李渔是明末清初文学家、戏曲家,浙江金华兰溪人。一部《闲情偶寄》让李渔名扬天下。2011年9月4日至6日,首届国际李渔学术研讨会暨李渔诞辰400周年系列纪念活动在浙江金华兰溪举行,笔者应邀参加了这次学术研讨会。

  李渔是文学家,怎么与水利发生了关系?9月5日下午,主办方说要组织大家参观李渔坝,我心里咯噔一下,什么是李渔坝?该不会是李渔曾经挑过几担土的防洪坝吧?

  我不得不承认,李渔是个异人。想起一件旧事,清代康熙年间,有个叫周彬若的人做客京师。酒席闲聊之间,北方朋友常常问道:“南方有异人吗?”周彬若答道:“有,他就是李渔。”朋友接着又问:“南方有怪物吗?”周彬若还是答道:“有,他就是李渔。” 异人兼怪物的李渔,他会营造出一个什么样的坝呢?

  在参观完李渔文化公园和诸葛八卦村后,我们与会代表一同奔向李渔坝。我们沿着一条沟渠向前走,导游说,这沟渠的上游就是李渔坝所在地,这水就是从李渔坝上淌下来的。

  前行不到十分钟,李渔坝便展现在我们面前。首先看到的是那清冽的溪水顺着坝面轻快地落下来,声音清脆悦耳,像在洗濯着我们的心灵一样,让人畅快。李渔坝用红条石砌筑,长约10米,高约丈余。坝面略拱,也许是方便夏天的时候人们赤脚从上面涉水而过吧。坝右边有一个平台,立有一碑,碑上的字斑驳不可认,仔细辨别,方才判断出是“石坪坝”三个字。但现在人们都称此坝为李渔坝,这是家乡人对这位文化异人的景仰与纪念吧。

  李渔满世界闯荡,但其中有三年在家乡“作人间识字农”,为村子里做了不少好事。他的家乡夏李村地处浙西丘陵地带,“里地高燥”,秋旱严重,农田产量甚低,村民生活贫苦。李渔经过勘察,发现附近的李溪、朱岗溪水源充足,但田高水低,不能直接灌溉。于是他带领村人建了4处石坝,今仅存一处。据《龙门李氏宗谱》载:“伊山后石坪,顺治年间笠翁重完固。从石坪处田疏凿起,将田内开凿堰坑一条,直至且停亭,复转伊山脚宅前绕过。公意欲令田禾使有荫注,更欲乘兴驾舟为适情计也。”看来造坝是利人利己两不误啊。

  导游说,这应该是李渔留在村子里的为数不多的实物遗迹之一,现在是浙江省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我们心里纳闷,这看起来就是一个十分平常的水坝啊,难道就因为是才子李渔所建就坝以人传了么?导游似乎看出了我们的心思,她指着坝体对我们说:“从外观上看,此坝上面的排水口设计呈弧形,耐洪水冲击,又让奔泻而下的流水形成美丽的小瀑布。更为精巧的是坝中部那个60厘米长的方孔,它从坝外一直延伸到坝内,呈坡度上升。在上游河底衔接处,覆盖着一块方石。遇到河床泥沙淤积,打开方石排沙,淤泥就随着流水,从排沙孔喷泻而出。遇上蓄水灌溉,放下方石,坝内水位升高,溢入坝旁的引水渠,依山越野,流向周边良田。”想到现在很多大坝都没有解决好泥沙沉积问题,而李渔却在这么一个小小的坝上将这个 问题成功化解了,怪不得各地许多水利专家要来这里取经呢。

  哦,这才是此坝创新之处。李渔真是个善于创新的人。又想到此次我向大会提交的论文,题目就是《“万言无一言稍故”——略论李渔的创新精神》。创新是李渔艺术的生命力之所在,李渔在《闲情偶寄》开篇当中就说过,“所言八事无一事不新,所著万言无一言稍故”,“阅是编者,请由始迄终验其是新是旧,如觅得一语为他书所现载,人口所既言者,则作者非他,即武库之穿窬,词场之大盗也”。为文是这样,在生活中,他也是处处想别人所未想,别具一格。

  轻轻走过李渔坝,在这个秋日的黄昏中,我仿佛感到李渔就站在我们的身边,正向着我们颔首微笑。又想到他在《伊园杂咏》中所描述的田园风光,“山窗四面总玲珑,绿野青畴一望中”,“飞瀑山厨只隔墙,竹鞘一片引流长”。是啊,清流环绕这个世界,老百姓的日子才好过啊。

  李渔坝,应该算是古代治水文化的一个小小的亮点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