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人物春秋 » 我的残疾人生——霍金自述

我的残疾人生——霍金自述

2011-12-17添加留言

我就是斯蒂芬·霍金。人们常常问我:“你得了卢伽雷氏症,生活过得怎么样呀?”我的回答总是:没有什么,我试着尽可能过得像一个正常人,不大想起自己的状况,也不抱怨因这个病而做不成许多事。

  还在孩提时代,我在球类活动方面就很笨拙;我的书写之糟糕,让我的老师沮丧绝望。在牛津大学读大三时,我的行动好像越来越笨拙,甚至没有明显的原因而跌倒过几次!我的家庭医生就向我推荐一位专家以确诊我的病情。

  原来,我患上了一种无法治愈的运动神经细胞疾病!因为不知道病情会以多块的速度发展,我当时真的是六神无主!那时我刚刚开始研究广义相对论和宇宙学,医生建议我坚持下去。毕竟,如果无论如何都活不了多久,我总还可以做点有意义的事。但我并没有死!事实上,尽管我的未来笼罩着乌云,我还是比以前活得更有滋味。我的研究开始有了成果,并与一位女孩订了婚,她叫简·王尔德。订婚给了我生命的意义,也改变了我的人生:如果我们确定要结婚,我就必须找份工作。因此,我向剑桥大学申请做研究工作。剑桥大学聘请我为研究员,这使我大喜过望!几个月以后,我们就结婚了。

  研究员职位解决了我迫切的就业问题。选择了理论物理,真幸运!因为这是不多的几个适合我的领域之一。幸运的是,我的科学声誉日渐上升,不幸的则是身体状况却每况愈下!1974年以前,吃饭、上床、起床我都还能够自理。而照顾我,养育孩子们等等家务事,简一个人就可以搞定。然而,情况越来越糟。1980年,我们雇了私人护士;护士每天上午和下午来工作一或二个小时。这种情况持续到1985年,我得了肺炎,必须接受气管切开手术。但在手术以前,我说话的声音就已经变得非常模糊,只有少数几个人才能听懂;而那次手术则完全剥夺了我说话的能力!美国加州的一位计算机专家听说我的情况后,发给我一套他自己编写的程序。这套程序可以由一个开关来控制,用头部或眼球的移动来操作。我有话想说时,就把那些话发到一个语音合成器。这个语音合成器发出的声音是目前为止我所听到的最好的语音,因为它有语调变化。唯一令人不舒服的是,它使我说出的是美国腔调的英语。不过,该公司正在研制它的英国版。

  卢伽雷氏症几乎贯穿了我成年后的所有时光,但并没能阻碍我获得幸福的家庭生活与事业上的成功,这当然应该归功于我的妻子,简,我的孩子们以及其他许许多多关心、帮助我的人。与通常那些卢伽雷氏症患者相比,我一直是很幸运的,我的病情发展比他们的缓慢。我的经历表明,一个人即使是屡遭不幸,也不必灰心丧气,也可以有幸福、成功的人生!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