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文化中国 » 君子小人同体说【孟宪实】

君子小人同体说【孟宪实】

2011-10-24添加留言

经典的魅力,在于它的常读常新。如《论语》这样的经典,它是中国的人生智慧书。在困惑的状态中,能够给你点拨、醍醐灌顶。

  每次读《论语》,都会有程度不同的收获。最近的一次阅读,除了本已理解了的道德需要学习来支持以外,还有一个更大的收获。

  《论语》一书,核心问题是讲做人。人的理想,就是君子。与君子对立的就是小人。对比君子与小人,几乎是《论语》最重要的表达方式,君子如此,小人如彼等等。不仅如此,受孔子影响,后来的中国历史中,君子小人也是经常使用的一对伦理学范畴,有道德的是君子,没有德行的是小人。但是,君子与小人,经常被理解为现实世界上两种对立的人群。这是一种外在的理解。

  而我以为,君子与小人,不是外部的存在,或者说首先不是外部的存在。你到街上一看,这是君子,那是小人,此人是君子,彼人是小人。行得通吗,行不通。魏征经常建议唐太宗要近君子远小人。唐太宗很同意。但是,内心里,唐太宗也有疑惑,这周围人群中,到底谁是君子谁是小人呢?有一天唐太宗看见一棵树,不由得赞叹一声,这真是一颗好树。旁边宇文士及立刻附和,啊真是的,高大挺拔,郁郁葱葱。唐太宗忽然在一边冷笑,说我一直找不到小人,你如此迎合,显然就是小人了。宇文士及并不往心里去,他说这不是朝堂之上,又没有讨论国计民生,就算我迎合了皇帝,让皇帝高兴一下,我又没有从中谋取什么好处,有什么不应该呢?我怎么就成了小人了呢?唐太宗一听,就说,你说得有道理。那么,唐太宗想要寻找的小人,还是没有找到啊。

  其实,没有必要满世界去寻找君子小人。君子和小人,都在我们的内心之中。君子和小人,就是我们心中的两种力量,两种要素。要么君子的因素多,要么小人的因素多。通过努力,我们争取君子的比重增加,小人的比重减少。生活得更加丰富,更有尊严,更加理想。在这个世界上,没有百分百君子,也没有百分百小人。强盗有良心发现,君子也不能摆脱一时的犯罪意识。先有内在的君子小人要素,然后外化为看得见的君子小人。

  可是,君子小人还是同时寄宿在一个体内的。于是,君子和小人常常难以划分。君子和小人,是两种生命观,两种生命状态。他们之间,也有灰色地带,让人难以判断。不仅对人难以判断,对自己恐怕也有难以判断的时候。我到底是谁啊?是君子还是小人啊?夜深人静的时候,三省吾身的时候,扪心自问,恐怕不会轻易都得出答案的。

  内在的要素终于还是要外化的。经常听人发感慨,说君子斗不过小人。外化了的君子与小人,因为生命观念不同,生命状态不同,彼此的人生目标不同,所以有这样的事情也算正常。韩信胯下之辱,就是这样的一个故事。

  《史记·淮阴侯列传》:“淮阴屠中少年有侮信者,曰:‘若虽长大,好带刀剑,中情怯耳。’众辱之曰:‘信能死,刺我,不能死,出我袴下。’于是信孰视之,俛出袴下,蒲伏。一市人皆笑信,以为怯。”

  这次冲突,显然是韩信失败了,街市上的人甚至都认为韩信胆怯。如果韩信一怒杀了对方,就没有后来的淮阴侯了,就没有伟大的军事家了。后来韩信成了大人物,对于原来羞辱他的市井小儿也没有怎么着,好像还有一点表扬。没有你当年,哪有我今天啊。所以从长远看,还是韩信胜利了。

  这好像是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的说法啊。其实不是。是韩信还有一个梦想,他不能就这样结束自己的生命。所以,这个忍不是常态,不过是权宜。君子容忍小人,应该多是权宜之计。

  君子的生活境界是美好的。古人常用梅兰竹菊来表示君子的风范。君子一方面是坚忍不拔,坚贞高洁的;一方面是朴实无华,平易近人的。美好的生活方式,当然令人向往。这大概就是为什么,儒家特别强调修身,强调慎独。在你一个人独处的时候一定要慎重,这个时候,小人要素可能乘机扩张,不能不防范。

  环境恶劣的时候,君子只能独善其身,到社会进步以后,君子一定能够大行其道。我们今天的社会,虽然还有种种不能令人满意的地方,社会诚信等道德问题也常令人忧虑。但是,健康的未来总是可以预期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