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文化中国 » “老公”“老婆”——语词杂感【刘琦】

“老公”“老婆”——语词杂感【刘琦】

2011-12-18添加留言

有时真要替学汉语的外国人发愁,汉语词汇那么丰富,怎么能在较短时间内记住呢?仅与男子之配偶这一含义相关的词就有:妻、妻子、夫人、太太、内人、内子、荆妻、拙荆、贱内、糟糠、浑家、浑舍、娘子、媳妇、老婆、爱人、屋里人、家里的、烧火的,等等、等等,可谓各色各样,不一而足。与此相对,表示“丈夫”含义的词同样也不少。有的词虽已不用,为了阅读也不可不知。

  近年以“老公”、“老婆”作为夫妻关系的称呼之词则相当流行,尤其在青年人中、在种种文艺作品的人物语言中几乎成了常用词。

  在古代“老公”一词的原意是“老头子”的意思。南朝梁武帝末年,降将侯景图谋叛乱,他在私下谈及梁武帝萧衍时即以轻蔑的语气称之为“萧衍老公”,也就是“萧衍这个老头子”。另外,旧时也称太监为“老公”,不过作太监解的“老公”一词的“公”字读轻声,因而与今之称丈夫的“老公”似乎倒没什么关系。而“老婆”一词的原意则“犹言老妇”,也就是“老太婆”、“老婆子”的意思。不知从何时开始把年轻的妻子也称为“老婆”,并由某地之方言逐渐传播开来。

  如上文所举的有关妻子的多种称谓中,或古旧过时,或沿用至念;或含尊重之意,或有贬损之嫌;或语感文雅,或粗鄙俗气。而其中“老婆”一词虽沿用至今,尚未汰去,却不能不说带有某种粗鄙的语言色彩。在《水浒传》中林冲是禁军教头,具有文化教养,他在蒙冤发配与妻子分别时说道:“娘子,小人有句话说……”而在西门庆与王婆谈话中提到做小买卖的徐三的妻子时,则称之为“卖枣糕徐三的老婆”。他不会把市井小民之妻称之“某某的娘子”或“某某的夫人”。林冲也不会对自己所尊重的妻子用具贬损意味“老婆”一词相称。

  那么为什么千百年来“老婆”一词又在民间广为流传呢?这显然有历史原因。在旧社会劳苦民众被压在社会底层,往往不得不卑躬屈膝地生活。有关妻子的称谓虽然非常多,但有之过于高贵、有之过于文雅,似乎都不适用,想来想去,只有“老婆”这个词才恰如其分,于是就一传十,十传百地叫开了。这其中实际上渗透着等级森严的封建文化和被压迫者自卑的社会心态。这与鲁迅在《故乡》中写“我”与闰土久别重逢时,闰土以欢喜和凄凉的神情称“我”(他童年好友)为“老爷”是同一种自卑心理使然。在曹禺的《雷雨》中蘩漪是某煤矿公司董事长周朴园的妻子,人们无不称之为周的“太太”。而当矿工鲁大海向周冲说及他的妹妹四凤时,则说:“她是个穷人的孩子,她的将来是给一个工人当老婆……”富人的妻子才能称为“太太”、“夫人”;穷人的妻子却只能称为“老婆”。可见“老婆”一词有两个特点:一是曾长期在劳苦大众中使用,颇具草根性;二是它也带有几分历史上社会不平等的陈旧感。旧时的劳苦大众除非被逼上梁山,成了占山为王的寨主时,他们的“老婆”才升格为“夫人”——压寨夫人。

  今天早已不是闰土们受苦的时代,今天“老婆”、“老公”这些词的流行,看来也不是什么自卑心态的反映。时间的推移和社会文化水平的不断提高,人们终将认识到草根文化中朴素健美的成分当然应该加以发扬,而其中由于不合理不健康的历史条件而形成的某些粗鄙的成分则是逐渐淘洗掉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