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杂文时评 » 冷眼看历史【马长山】

冷眼看历史【马长山】

2011-12-16添加留言

历史折磨记性好的人,惩罚记性差的人。
  历史往往是这样前进的:人们用一些不易察觉的谬误纠正那些显而易见的谬误。
  写历史书的原则是,除了特例,一切都应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我从不相信“静悄悄的革命”之类的说法——总得有人拍拍桌子吧!
  历史不能改写,但历史书可以改写。
  一个想像力丰富的人是学不好历史的,因为他常常把自己放进已逝历史的洪流中,从而干扰了历史以本来面目进入他的脑海。
  人类历史上任何愚蠢的行为都可以从历史学家那里得到解释,当然有些解释是十分愚蠢的。
  导致历史前进的原因固然很多,但是它自己愿意往前跑恐怕是最重要的。
  乘客们喊着四面八方的站名,历史之车却朝着一个方向前进。
  历史是不会止步不前的,即使它偶尔停滞了,也是在以另一种方式前进。
  历史通过重复满足常人的理想,通过变革实现哲人的抱负。
  缺少重大社会冲突的国家的历史是很难描述的,历史学家不得不将一些小事情提高到重要的位置,从而使该国的历史十分乏味。
  历史是一个耐心的老师,他不断对人类重复其教诲。
  历史教科书很少教会我们如何避免犯错误,它们的功能仅仅是告诉我们,今天的错误与历史上的哪一次错误何其相似乃尔。
  每一次历史书的改写,都会有人受益匪浅。
  就寻找历史现象的稳定联系而言,考古学家无疑是历史学家最好的同盟军,同时也是经常向后者发难的同盟军。
  历史学家应该把精力集中于历史事件的细节,因为大的方面各个朝代相差无几。
  历史事件大致可以分为两类:一类不可避免,一类可以避免但未能避免。
  很多历史教科书之所以令人乏味,是因为它们完全排除了偶发事件对人类命运的影响。
  历史赞美胜利者;批评失败者;忽略平庸者。
  历史学是一门不大实用的科学,它既无助于我们待人接物,也无助于我们寻找配偶。
  历史当然应该由胜利者书写,因为只有他们活下来了。
  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但前面的车站尚未修好。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