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爱情之上 » 爱情时刻【艾小羊】

爱情时刻【艾小羊】

2011-12-13添加留言

认识安卓时,他在我的咖啡馆里做业务老大,调咖啡、鸡尾酒,做提拉米苏样样精通。他的皮肤洁白细腻得让我看着挠心,当然,这纯属嫉妒。

  来咖啡馆的女孩都喜欢跟安卓聊天。这种吸引是服务行业最为巨大的生产力,那些带着漂亮的脸出生的孩子,都是上帝的宠儿。我问安卓,如果你女朋友看到这么多花蝴蝶围着你,会不会吃醋。他低头一笑,说:“当然会啦,能跟我们恋爱的都不是一般人!”他说得激昂有感情,仿佛那人就站在对面,而这句话是对她最高的奖赏。

  我一度怀疑安卓是GAY。他的左手腕上戴着一串霜白中透着嫩粉的琉璃珠子,极少有男生喜欢这样娇艳的颜色。那些与他打情骂俏的女生,常常让安卓把串珠送给她们,说这不适合男人。每逢此刻,安卓便显得很小气。他说,正宗台湾琉璃的,很贵呢。

  那个下雨天,店里却出人意料的客满。一个漂亮女孩站在吧台边与安卓聊天。安卓一刻不停地忙着手里的活儿,却丝毫不怠慢她。女孩显然被迷住了,以至于男朋友靠近都未察觉。冲突是一瞬间爆发的。拉扯中,安卓腕上的琉璃串珠断了,随着一个个珠子落地的声音,安卓的眼泪忽然大颗大颗地落了下来。我从没见过一个男人那样哭,比电影里点了眼药水的男一号的哭更不真实。

  安卓的跑开,让咖啡馆不得不提前打烊。我蹲在地上,一粒粒将珠子捡起来,包在一张纸巾里。

  第二天,我将这包东西递给安卓,告诉他珠子是完好的,可以换条绳子串起来。他接过,不好意思地笑笑,说:“分手时,她把手腕上的这串珠子送给我,我答应戴一辈子。看来,一辈子还是太长……”

  关于前女友的话题持续到第一位客人到来。我们起身招呼客人。“帅哥,今天不开心?”“不装忧郁,美女能注意我吗……”我站在院子里,安卓与女孩的声音时有时无地传来。安卓已经度过了“爱情时刻”,轻佻、油滑、老练,切换到服务行业帅哥的身份。我轻吁一口气,为自己沾沾自喜的冷漠感到一丝不安。

  安卓的串珠没有被修复。他光秃的左手腕有一段时间让我很不适应。我总是忍不住猜想,在哪一刻,又是哪一个情景,会再次让他想起她,那样干脆那样剧烈那样义无反顾,仿佛没有她,他的人生将是一块从未耕耘过的土地。

  那样的时刻不会太多,并且因稀有而显得珍贵。在忙碌的生存中,爱情是被刻意埋进很深泥土里的一粒种籽。不知什么时候,会忽然开出一朵花,娇娆得像一滴忽然溢出的辣椒水,让人疼痛让人流泪。在这样的时刻,没有所谓的花心者与忠贞者、好人与坏蛋,每一个人,都是平等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