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自然物语 » 乡思【孙福熙】

乡思【孙福熙】

2011-11-22添加留言

     

             在我的记忆中,我此生没有这样清闲过,我坐在食堂的一角上。这样,我不必转头忽东忽西而能完全看见室内一切景象;尤其,劳烦我的耳目的形形色色的来路也只有两面,使我觉得比坐在中间者更是安闲。

  我想在这清闲中开始我所欲做的工作。之一,这种工作是我所预计或为旅行前所积欠下来的。然而我又想这第一日应该休息,所以连手中的这本日记也是屡次拿起而屡次放下的。

 

  我的肩背所斜倚着的木壁零零的振动。不错,这外面就是波浪了,他的奔腾的声音真好听啊!四年以来,我所住的总是高楼,从未听到雨打屋瓦或雨水流地面的声音,在家中,低头看书时或深夜醒来时,欲知道下雨与否或雨止与否,不必抬起头来或开出门去,只要谛听瓦上就可知道的了。还有,每于大雨之下,院中积水数寸。不等雨止,鸭就从院角檐下出来游泳。在鸭声的清快中,我感受驱逐烈日的风雨的凉爽。

 

  抬起头来,我似乎想听听这声音是否从屋瓦来的,我看见光亮的天花板上的影子。窗外一半是波一半是天的景象投射到开着的玻窗上,窗洞与玻窗都投在返射镜似的天花板上,于是我们可以看见上下四个圆形与四个海天,水泡与波纹在船旁的水上向船后退去,而在天花板上的返射影中却反对方向的转成半圆形,使我想起幼年时所玩的走马灯。是的,现在已是阴历十二月,预计到家时还在旧的新年,正可玩走马灯,过我消失多年了的幼时的鲜美生活!

 

  忽然的从两股里传送上来凉爽的感觉,好像是穿了薄绸裤坐在石板上的样子,这观念似乎还是许多年以前所有的。

 

  真的有许多年了。夏天的早晨,我家院中满栽鸡冠花老少年美人蕉;绯红的荷花乘着凉快浮在绿叶上放开来,我在这花前读书或写字之后就取了斗桶到河中汲水灌花。汲了几桶,小孩的腕力与腿力有些疲倦起来了,适巧,针一样细而蜻蜓一样在头上有两只大眼睛的鱼秧在水上几点绿萍的中间摇动尾巴,然而并不前进。为了疲倦,为了小鱼之可爱,我在这河潭的石级坐下。

 

  早晨的太阳斜照水上,又返射到河埠的椽子间,轻松的棉花似的依水的动荡而跳舞。

 

  轮船中天花板的面上也有这种光影,这是船边海水上的日光经过圆洞返射进来的,因此使我回忆幼年时河埠头的日影,而且使我觉得如当时坐在石级上的凉爽。

 

  这种一切回忆确是甜蜜的。现在不必怅惘,我正在一日千里的向这甜蜜的实在进去。然而,所虑的,一切实景是否还完全存在,一切甜蜜是否还能在我的心中酿成,我忐忑不大敢走近去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