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网络美文 » 可以预约的雪【林清玄】

可以预约的雪【林清玄】

2011-12-12添加留言

 林清玄(1953~),笔名秦情、林漓、林大悲等,台湾高雄人。著有散文集《莲花开落》、《冷月钟笛》、《鸳鸯香炉》、《金色印象》、《白雪少年》等。

 

  东部的朋友来约我到阳明山往金山的阳金公路看秋天的芒花,说是他在生命的印象中,春天东部山谷的野百合与秋季阳金公路的菅芒花,是台湾最美丽的风景。

 

  如今,东部山谷的野百合,因为山地的开发与环境的破坏已经不可再得,只剩下北台湾的菅芒花是唯一可以预约的美景。

 

  他说:“就像住在北国的人预约雪景一样,秋天的菅芒花是可以预约的雪呀!”

 

  我答应了朋友的邀约,想到两年前我们也曾经在凉风初起的秋天,与一些朋友到阳明山看芒花。

 

  经过了两年,芒花有如预约,又与我们来人间会面,可是同看芒花的人,因为因缘的变迁离散,早就面目全非了。

 

  一个朋友远离乡土,去下雪的国度安居。

 

  一个朋友患了幻听,经常在耳边听到幼年的驼铃。

 

  一个朋友竟被稀有的百步蛇咬到,在鬼门关来回走了三趟。

 

  约我看芒花的朋友结束了二十年的婚姻,重过单身汉无拘无束的生活。

 

  我呢!最慈爱的妈妈病故,经历了离婚再婚,又在45岁有了第二个孩子。

 

  才短短的两年,如果我们转头一看,回顾四周,两年是足以让所有人都天旋地转的时间了,即使过着最平凡安稳生活的人,也不可能两年里没有因缘的离散呀!即使是最无感冷漠的心,也不可能在两年里没有哭笑和波涛呀!

 

  在我们的生命里,到底变是正常的,或者不变是正常的?

 

  那围绕在窗前的溪水,是每一个刹那都在变化的,即使看起来不动的青山,也是随着季节在流变的。我们在心灵深处明知道生命不可能不变,可是在生活中又习惯于安逸不变,这就造成了人生的困局。

 

  我们谁不是在少年时代就渴望这样的人生:爱情圆满,维持恒久。事业成功,平步青云。父母康健,天伦永在。妻贤子孝,家庭和乐。兄弟朋友,义薄云天……这是对于生命“常”的向往,但是在岁月的拖磨,我们逐渐地看见隐藏在“常”的面具中,那闪烁不定的“变”的眼睛。我们仿佛纵身于大浪,虽然紧紧抱住生命的浮木,却一点也没有能力抵抗巨浪,随风波沉浮,也才逐渐了解到因缘的不可思议,生命的大部分都是不可预约的。

 

  我们可以预约明年秋天山上的菅芒花开,但我们怎能预约菅芒花开时,我们的人生有什么变化呢?

 

  我们也许可以预约得更远,例如来生的会面,但我们如何确知,在三生石上的,真是前世相约的精魂呢?

 

  在我们的生命旅途,都曾有过开同学会的经验,也曾有过与十年二十年不见的朋友不期而遇的经验,当我们在两相凝望之时常会大为震惊,那是因为变化之大往往超过我们的预期。我每次在开同学会或与旧友重逢之后,心总会陷入一种可畏惧的茫然,我畏惧于生之流变巨大,也茫然于人之渺小无奈。

 

  思绪随着茫然跌落,想着:如果能回到三十年前多好,生命没有考验,情爱没有风波,生活没有苦难,婚姻没有折磨,只有欢笑、狂歌、顾盼、舞踊。

 

  但是我也随之转念,真能回到三十年前,又走过三十年,不也是一样的变化,一样的苦难吗?除非我们让时间停格,岁月定影,然而这是完全不可能的。

 

  深深去认识生命里的“常”与“变”,并因而生起悯恕之心,对生命的恒常有祝福之念,对生命的变化有宽容之心。进而对自身因缘的变化不悔不忧,对别人因缘的变化无怨无忧,这才是我们人生的课题吧!

 

  当然,因缘的“常”不见得是好的,因缘的“变”也不全是坏的,春日温暖的风使野百合绽放,秋天萧飒的风使菅芒花展颜,同是时空流变中美丽的定影、动人的停格,只看站在山头的人能不能全心投入,懂不懂得欣赏了。

 

  在岁月,我们走过许多春夏秋冬;在人生,我们走过许多冷暖炎凉,我总相信,在更深更广处,我们一定要维持着美好的心、欣赏的心,就像是春天想到百合、秋天想到芒花,永远保持着预约的希望。

 

  尚未看到芒花的此时,想到车子在米色苍茫的山径蜿蜒而上,芒花与从前的记忆美丽相叠,我的心也随着山路而蜿蜒了。

 

相关文章